泰安的记忆(六)

泰安的记忆(六)

封面图片里的地方,就是每儿舍的大车档。当然这也是拆迁前的一张照片了,和当年那种繁华时代相比,已经完全看不到过去的样子。大车档,在每儿舍其实是一条小商业街,有零散的几家的宾馆,小饭店,还有几个小卖部。最有名的无疑就是图片里写着“心灵之约”字样的大众电影院以及剧院东临的公社医院。当然,在北头还有一个很威严神圣的地方—财源派出所。别看地方不大,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行各业,五花八门。

大车档南起财源街,北通财西街,总长度也就一里多地。不往很久以前追述,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据说聚集着很多大车店,南来北往的客商云集于此,主要是客栈马车店一条街。客商旅客们在此打尖住店,停车歇马,做好准备才会向东通过大关街直接进泰安城。在老夏的儿时的记忆力,这里每儿舍是相当的繁华。在每儿舍,晚上出门路灯是很昏暗的,而到了大车档这个地方就完全不一样了,各个店铺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当然,到了八十年代住店的不多了,而大车档一个最吸引人的地方无疑就是大众电影院。每天晚上这里都聚集着来看电影的人们,沿街全是兜售着各种的瓜子,汽水,冰糖葫芦的商贩,还有门口好几家的烤地瓜摊子。

记得当年,二爷爷就在大车档的一家小卖部里上班,老夏经常会跑到小卖部里,一个是看来来往往的人群,一个呢就是看小卖部货架上那形形色色的商品和点心。那时候的柜台可不像现在是玻璃透明的,就是个水泥垒砌起来的石头台子,上面有台秤还有记账本。水泥柜台很高,所以小孩子只能扒着台子边沿,翘着脚尖往里观看。每儿舍,售货员就坐在柜台里面,顾客不张嘴买东西,售货员是一句话也不搭理你。所以,在每儿舍,营业员是个很高尚的职业,大家都觉得干这个很有面子,重要的是还能天天和这些稀有的商品打交道。要知道,在每儿舍,买什么东西,光靠钱却没什么票是根本白搭的。所以,像什么粮票,油票,布票,副食票,鸡蛋票等等等等是很紧俏的东西。点心呢也是很精心的用细草纸包裹起来,然后绑上十字形的小草绳,提留着出门很有面子。当然点心远没有现在品种齐全,有桃酥,长寿糕,麻圆,江米条,炒糖果还有蜜三刀等几个种类吧。但是每儿舍的老味道,现在再好的点心店也做不出来了。二爷爷的这家小卖部当年是公社的集体商店,后来改成了游戏厅,再后来改成了洗头房,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大车档是一条纯青石板铺就的道路,路面相对来说很滑,和现在的什么这古城那古巷基本都是一个味道。白天大众电影院也播放电影,但是人比较少,所以小商贩们也很少出来。而一到了傍晚,那不一样了,突然就全都冒了出来。“橘子汽水,奶油冰棍…”“烤地瓜,新鲜出炉的烤地瓜啊。”“冰糖葫芦哦,山楂串哦…”叫卖声那也是此起彼伏,那也算是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了。

大众电影院从早晨7点半就开始有电影了,一直到最晚场记得好像是晚上10点半,大车档和财源街交界的地方还有露天台球案,来早了等电影的人们也可以挑几把台球打发时光,当然也有专门靠在那里一天玩到晚的“职业选手”,当年那个挑台主的游戏到现在也是记忆犹新,谁打赢台球的老板就可以免费玩一场,所以当年的台主们没两把刷子是死活不敢摆台球案的。每场电影结束后,工作人员都会进行清场,所以想再看一遍的办法就是在散场之前就赶紧躲进厕所或者某个墙角旮旯隐藏起来,等清场结束再堂而皇之的进去再看一场,但多数时候就只能是站着看了,因为那个时候电影太受欢迎了,不止有坐票,影院也会卖站票,和现在坐火车一个样。在影院的东侧是剧院的一个小门,到九十年代的时候就开始有月票了。买一张月票可以看一个月,而且这个票还不用剪票。于是,我们这些孩子们就想出了一个逃票的高招。进去一个就到小门处把月票递出来,如此反复,一场电影凭一张月票就可以进好几个人了。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几次逃票经历了。虽然不光彩,但是现在想来的确是一个很惊险又好玩的回忆。说实话,逮住真了不得!

八十年代的大车档可以说是财源街及附近居民欢乐的聚集地,而到了九十年代,这条街就成了另类的欢乐聚集地。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发展,一大片洗头房如雨后春笋般的在财西街和大车档落地生根,真正做到了笑迎八方客,满意在泰山。于是,大车档从一个老百姓聚集的欢乐海洋变成了谈之色变的红灯区。从此,这条街也因为禁忌逐渐淡忘在泰城市民的脑海里,之后大众电影院也彻底改成了夜总会,就是图片中的“心灵之约”,再往后就期待财源门重新建成后是否能焕发当年大车档的繁华局面了。

泰安的记忆(六)

泰安的记忆(六)

All you need is love 4 ♡